當前位置:企業家動態
  魯勇: 正加速將鲲鵬生態普及校企  
   
  發布時間: 19-08-16 08:50:13am     
         
 

     計算生態的關鍵“三大件”:算力平台、操作系統和數據庫,華爲都有自主研發的産品,這些也都在鲲鵬生態中。華爲公司高級副總裁、中國區總裁魯勇說,“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集合全國乃至全球人的力量把生態建造起來。”

  19世紀70年代,電力的發明帶動了第二次工業革命浪潮的翻湧,但在此之前,電的發明最初僅用于家庭照明。在電剛剛出現時,或許誰都沒想到,未來對整個社會經濟發展都是極大的改變。

  到今天,雲計算也將面臨同樣的境況。815日舉行的華爲雲城市峰會廣州站上,華爲公司高級副總裁、中國區總裁魯勇在發言時這樣舉例表示,進入Cloud 2.0時代,5G++AI也將再次顛覆社會經濟。

  但競爭激烈的雲計算市場不缺進入者,海外有亞馬遜AWS爲代表虎視眈眈,國內則有阿裏和騰訊爲代表的巨頭企業大力推動,相比之下,華爲的起步則略晚。

  不過魯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“華爲雲雖然起步晚,但我們是增長最快的,華爲是從最基層的芯片到應用到平台進而走向各行各業。”而在中小企業助力方面,華爲由于有天然的制造基因,更懂得上雲的難點所在。據魯勇介紹,相比去年同期,今年上半年,華爲雲已實現用戶數翻33倍,收入同比增長5.5倍的成績。

  這裏提到的底層技術,是華爲正著力培養基于鲲鵬服務器芯片的生態。鲲鵬是華爲基于ARM v8指令集自主設計的服務器芯片,也是華爲雲的核心“大腦”。魯勇認爲,目前市場的服務器處于英特爾的絕對優勢地位之下,鲲鵬的出現將給市場提供更多元的選擇,有望爲這種“單極化”的態勢帶來改變。

  魯勇表示,鲲鵬的生態鏈條已經准備好了。今年7月,華爲發布“鲲鵬淩雲夥伴計劃”,首批將投入1億元生態基金。除此之外,鲲鵬更希望進入高校教材中,填補生態發展中的人才缺口。

  技術基點出現

  雖然華爲雲的正式發展始于2017年,但魯勇傾向于將當下的華爲雲定義爲3-4年前的華爲手機。在峰會演講中他表示,2016年早間,歐洲市場還幾乎沒人知道華爲,但如今華爲手機已成爲諸多歐洲國家市占率第一的品牌,如今的華爲雲也處在加速度的發展階段。

  “並不怕晚,這會讓我們規避很多失敗的教訓。”他如此表示。據調研機構IDC統計,2019年第一季度,華爲雲的市場份額已經位列國內第五,魯勇認爲,雲市場的客戶黏性極強,華爲雲有進一步往前沖的信心。

  他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,雲計算的快速發展加之華爲人工智能芯片的推出,意味著技術的基點已經出現,這將快速撬動各行業應用。

  華爲將當前的雲計算稱爲Cloud 2.0時代。1.0時代的雲,更多基于互聯網中個人需求的實現,但如今的網絡通信已經開始進入各行各業。“我相信華爲的優勢就出來了,因爲我們不光有雲,還有人工智能、5G,而我們從芯片到上層應用是打通的,這是多少年研發基礎積累起來的結果。”

  從雲計算的推進來說,大型企業早已懂得“上雲”的客觀需要,但更困難的就是中小企業。魯勇告訴記者,華爲本身的流程就包括制造、生産、物流、銷售等,且經曆過雲化改造,自身打通後便更懂得痛點所在。此外,華爲雲的發展有“三不”原則,其中一點是“不拿客戶數據變現”,他指出,這是華爲的邊界,也是與其他廠商的不同所在。

  在競爭激烈的智慧城市業務方面,華爲中國區企業業務副總裁陳斌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道,這也是基于華爲公司內部流程的IOT技術邏輯實現。

  “我們發現,雲計算、大數據、AI、物聯網等技術的出現,給智慧城市發展帶來很大改觀。很多核心功能可以被抽象化爲簡單的功能模塊。這樣整體實現可以相對簡單,但其中也有一些困難。我們已經在逐步落地,可以通過這項技術快速滿足客戶的應用叠代。”陳斌續稱,在數據規範化後,便可以做到以“日”爲單位呈現數據變化。

  魯勇指出,全球計算産業的産值有10萬億,其中中國大約有7000余億産值,單從計算領域來看,中國在世界市場的占比僅爲7%。但中國GDP已占到全球GDP總量的16%,這意味著中國未來自身的信息化發展有翻一番的空間。

  加速鲲鵬生態培育

  更重要的是,在雲計算自主可控的訴求之下,華爲雲的底層能力也做好了准備。

  西南證券在研報中稱,服務器作爲網絡的節點,存儲、處理了網絡上80%的數據。此前,市場上服務器芯片技術一直爲美國壟斷,據DRAMeXchange統計,全球97%的服務器用處理器爲X86架構,顯示出英特爾的絕對優勢地位。

  魯勇則指出,不同于操作系統中谷歌與蘋果的雙雄,餐飲市場肯德基與麥當勞的均衡競爭,服務器市場發展更爲“單極”,這種趨勢容易帶來弊端,也是中國企業的機會。

  “我們常說中國的互聯網非常發達,但也要反思,我們計算平台的根基,不管是雲服務器、雲存儲、雲數據庫,還是操作系統,其實很多還在被卡脖子。也就是說上面看著百花齊放,但是底層的東西還不一定在我們手裏。”魯勇表示,因此華爲鲲鵬生態就是圍繞未來的計算産業,希望打造開源和開放的平台,實現鲲鵬的自主可控、安全可靠,並以開放的心態擁抱全球産業發展。

  據介紹,計算生態的關鍵“三大件”:算力平台、操作系統和數據庫,華爲都有自主研發的産品,這些也都在鲲鵬生態中。“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集合全國乃至全球人的力量把生態建造起來。”

  當然魯勇坦陳,構建生態難度不小,目前市面上的成熟生態都經曆了十余年以上時間的培育和積累,鲲鵬生態搭建是從零到一的過程,華爲公司也是第一次面對,但不得不做。“我們知道如果這條路不走,遲早有一天在珠穆朗瑪峰的山頂會被別人踢下去。”

  這離不開對産業的深入滲透,在峰會現場,魯勇邀請廣東合作夥伴加入“鲲鵬淩雲夥伴計劃”,目標是幫助合作夥伴完成基于鲲鵬雲服務的開發和應用移植,從而幫助夥伴實現5億元以上銷售收入。華爲雲還聯合廣州市白雲區政府發布了“廣州市白雲區産業雲發展平台”。

  生態長跑更核心的是技術實力和人才。據陳斌透露,希望在學校教育層面進行落實,讓更多學生懂得基于鲲鵬生態的開發落地如何操作。“廣東我算過,未來五年僅華爲的生態系統,就有近1萬人才缺口。”

  華爲雲在峰會期間還發布了基于鲲鵬算力的全棧混合雲“HUAWEI CLOUD Stack 6.5”,該解決方案特點在于,以“昇騰+鲲鵬”的多元架構實現端雲融合,能實現能效比更高的算力。

  魯勇介紹道,這既可以兼容X86生態,也可以兼容鲲鵬生態,屬于雙平台生態。對用戶來說,意味著多算力平台的選擇,可以滿足企業內部對雲業務部署穩定性的要求。

  據稱,基于華爲的研發積累和底層技術的開源,今後鲲鵬的差異化優勢會越來越明顯。“我們希望能保持獨立自主,更多是保持開放。”魯勇如此表示。

 

 
   
    關閉窗口  
中國企業聯合會、中國企業家協會
地址:北京市海澱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:100048
中國企業聯合會信息工作部 技術支持 京ICP證 13027772號